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本质教育 > 实践创新
特立独行的90后“科学狂人”

编辑:Dream  时间:2012-08-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一名高中生,穿着校服跑来与会,坐下,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烧杯,杯壁上还挂着刚清洗过的水珠。

 

  他环视四周,看看会议桌上的矿泉水瓶,问:“我们开会,不是要用烧杯喝水吗?”

 

  众人大笑,纷纷表示要继承这个会的传统,去弄点烧杯来喝水。

 

  “不能去化学实验室搞两个来吗?”“不行。”有人反对,万一有某某酸残留怎么办?“没关系的,可以用某某碱中和一下嘛!”“喝进去肯定胃疼!”“如果‘老大’在的话,就会有独家胃药,他自己调配的……”

 

  这群学生显然化学都很好,熟记各类化合物的名称和功用,号称能调配出各种药剂和火药来。

 

  他们开会的“传统”,便是要用烧杯喝水,最好是新烧杯,上面有显眼的刻度,笑着喝水,并拍照留念。

 

  这是他们深以为幽默,并为此洋洋得意的细节。

 

  这一群半大不小的学生,最大20岁。

 

  他们正放暑假。从全国各地,银川、西安、长沙、广州,经历上千公里的火车颠簸,或搭顺风车,几经辗转,到九江开会。

 

  这是一群少年科技迷,平日很少谋面,大多数的交流和联系,都在一个全国圈内赫赫有名、叫作“科创”的网络论坛上。他们每年都正儿八经组织一次像模像样的学术年会,今年定在九江。

 

  吴钦才15岁,刚拿到身份证不久,就独自从抚州跑来九江。他爸不放心,从老家来看他,他挥挥手:这么多人一起开会呢!放心吧。

 

  这是群“神奇”的孩子,或者说,特立独行。他们被视作“危险”,而又活泼创新。他们鲜为人知,却正日益壮大。或许,他们会关乎未来。

 

  火箭在空中画了个圆弧,一头栽进满是积水的棉花地,发射失败了

 

  开会的重头戏,就是发射火箭,正宗的火箭。

 

  他们要搞的火箭,是真家伙,高约1.5米,细杨柳一般粗,钢制的火箭发动机,内装高能的固体燃料,另外,还有一整套的航空电子设备。

 

  在银川的“H3C”小组,从两个月前,就开始设计研发、组装航电设备,其中有加速度传感器、角度传感器、GPS模块和相机,能够控制整个火箭的航拍启动、关闭,二级分离、二级点火、二级开伞,以及飞行姿态的回传和GPS数据回传。

 

  很难相信,这种设备的组装焊接,出自几位高中生之手。

 

  按原计划,他们要从银川带来一整套火箭设备,在九江组装、发射。

 

  谁知道,快递出了问题,火箭发动机迟迟不到。

 

  怎么办?现场做!

 

  胡振宇是本次会议的承办者,他从广州带来了钢制的发动机和固体燃料。他们各自分工,就地取材,不知从哪买来符合设计图纸规格的PVC(一种乙烯基的聚合物质)管材做箭体,搞来了尼龙棒,找工厂借车床做成火箭头锥。还找了一家焊接铝合金的铺子,出示图纸,要求焊接一个“奇怪”的固定支架,作为火箭的发射架。

 

  有好奇者问,你们在做什么,他们头也不抬,做实验。

 

  “技术宅男”的聚会,是一个展现装备的机会——他们的包里,装得最多的,便是工具:自制的小型电动钻头,可更换数十种刀头的螺丝刀,电动冲击钻,电焊枪,便携式的喷火枪,甚至热熔胶棒、AB胶,都像变魔术一般,从书包里掏出。

 

  他们的动手能力,远远超过普通高中生、大学生。

 

  从银川来的方鑫负责电子设备的焊接、集成;从西安来的吴兆 负责箭体的钻孔、固定、组装;从湛江来的吴宇焓负责根据长度、重量,模拟计算火箭的压心、尾翼的大小及安装角度;胡振宇带来了回收火箭用的降落伞,调试;还有从长沙来的韩泳林,作为“艺术总监”负责摄影,“科创航天局”制作火箭的故事,可能成为他大学毕业的纪录片作品……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场景,宾馆的服务员路过门口,会忍不住往里张望。

 

  一群学生,围着一根塑料管发愁,有时抱进卫生间,便传来冲击钻的声音;有时几个人合力按住塑料管,往里拼命地拧螺丝;另

 

  一群学生,拿着电烙铁,围着几个小小芯片忙碌;还有学生

 

  拿出个降落伞,在房间里甩。

 

  “他们是参加学校的科技夏令营吧,小发明小创造的那种。”服务员这样猜测。

 

  时间仓促,要组装一枚火箭,即使是业余的,也颇费心力,航电设备、头锥、尾翼小问题不断,每逢此时,他们就围在床边一同想办法。

 

  连续两天,这群孩子在宾馆里忙到凌晨两三点,就为了捣鼓火箭。

 

  终于,他们扛着火箭出发了。

 

  不少人围观,有人特意停步询问:“你们做的,是航模?”他们喏喏点头,不敢否认,对方留下一句赞词:“学生搞小发明,真不错。”

 

  胡振宇的母亲陈沐用私家车,做“火箭运载车”。火箭的高度超过了汽车的宽度,他们小心翼翼地将火箭倾斜,放进后座,一侧露出窗外。

 

  然后,十多人打车前往目的地,九江东郊一处刚刚奠基完的空旷工地。司机漫天要价——那么偏僻的地方,你们一群小孩子去干吗?

 

  不巧,偏逢暴雨。他们只得躲在一个未完工大楼内。期间胡振宇母亲不断叮嘱: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别伤到人或打坏别人房子。众人安慰:“火箭里有降落伞,开伞后降落速度最多每小时十多公里,按照火箭重量,不会伤人。”“火箭的运动轨迹,是经过计算的,肯定落在安全区域。”

 

雨停了,欢呼声起,他们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点击这里还有更多精彩哦,亲!

本质在线(鄂ICP备13014472号-3)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15327451081     QQ:2579980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