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超市 > 传统文化
章红艳——传播传统音乐的思想者

编辑:Clannad  时间:2012-05-02  来源:金融时报

 我生长在一个越剧家庭,我的出生地嵊州是越剧发源地。妈妈是越剧演员,父亲是作曲和琴师,所以说我的胎教音乐就是越剧!

  在章红艳2011琵琶音乐季最后一场演出结束返场时,被香港媒体称为琵琶皇后的学者型著名琵琶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章红艳这样描述自己的出身与自己和音乐的关系。

  为让观众更准确理解越剧作为传统音乐之美和自己历经几十年的诠释感受,返场曲目之一便是其父章时钧根据越剧尹派生角唱段改编的《桑园访妻》。这也是其母演唱最多的曲目之一。越剧是我骨子里的财富,几十年如一日、每天练琴3个小时以上的父亲是我音乐事业最大推手。谈及此,舞台上的章红艳激动不已。

  父亲清脆的笃板和着章红艳清澈的琵琶,瞬息使整个音乐厅宁静下来,时空被拉向往昔。小时候,章红艳的练琴时光就是这样每天和着父亲的笃板一板一眼流过。演奏这节母亲生前在舞台上演绎过无数次的著名唱段的改编曲,除了用音乐的形式纪念母亲,更是想借此表达自己与传统音乐的关系——音乐如同家庭所给予她的一切一样,与她是一种融入血液与骨髓的养育关系。这使章红艳的音乐像如火的灵魂、凝固的思想,而父女二人的合作,则让人更多地想到枫桥夜泊和江枫渔火的古典诗词时代。

  一两百年以后,还是《十面埋伏》,还是《大浪淘沙》。

  章红艳在音乐上和别人的不同之处在于,她的音乐是立体的,而眼下很多演奏家只是就音乐而音乐的平面粗浅表达。

  章红艳音乐表现的立体性体现在,作为琵琶演奏家对传统古典音乐的继承和还原。她在深得琵琶音乐演奏精髓基础上,对琵琶本身固有特点有本质把握,这让她在一个古典音乐时尚化和世俗化的时代显得卓然不群。回到传统音乐本身和尊重传统音乐所固有的美,加上精湛的技术表现力,在回归古典音乐精神方面,章红艳做出的音乐尝试呈现出一种古典简洁之美。不造作、不夸张、落落大方,她的音乐及其精神气质与琵琶这件古朴而精细的乐器有惊人统一性。多年忠于古典音乐演奏,使其本身就像一件细腻而简洁的琵琶。在舞台上像一件琵琶自己在演奏,而不是作为演奏家的章红艳在演奏,她音乐表现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能够和琵琶浑然一体。

  对此章红艳表示,起初自己来到中央音乐学院接受系统的西方现代音乐体系教育之后,产生了一种特别想创新的冲动,但当拥有国际音乐视野之后,她发现自己对于几千年来积淀下来的经典音乐传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创新能力。这让熟知西方现代音乐体系的她,反而更加洞悉了中国传统音乐的珍贵之处。于是,她对自己手中琵琶的性质认识得更加到位,挖掘这件有着几千历史的经典乐器演奏的本质及其可能性,忠实于其本身具有的美学特质和赋予这件乐器以自己的理解力和表现力,便成了章红艳的最大追求目标之一。

  此前,章红艳在国际舞台上演出时,曾做过各种各样的音乐演奏尝试,最终发现最受观众欢迎的依然是那些经典曲目,这让她明白经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不可超越,自己要做的就是要把经典作品里的经典元素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而这恰恰也是章红艳琵琶音乐演奏的重要特质之一。

  她认为,人们之所以有时会不喜欢经典音乐作品,往往因为演奏家没有把其中经典元素反映出来,而不是经典音乐本身出了问题。一两百年以后,还是贝多芬,还是莫扎特,一两百年以后,还是《十面埋伏》,还是《大浪淘沙》。这些对于传统音乐文化的理解使章红艳成为不折不扣的经典音乐演奏家。她深知,真正的音乐是什么?哪些是精华?哪些是糟粕?

  不要让传统音乐跪下,而要让听众站起来!

  与众多音乐演奏家不同,章红艳有一种以音乐承载思想和以思想推动音乐的能力,使音乐成为生命与思想的聚合体。

  在此次音乐季新闻发布会上,她用法国著名画家高更的名作《我们从何处来?我们是谁?我们往何处去?》为题,表达对音乐、音乐家与这个世界关系的思考。在此次音乐季研讨会上,她以《逆水行舟:一个音乐家的时代感受》为题,谈自己对于音乐与时代关系的体会和理解。

  章红艳说:逆水行舟形容自己,形容传统音乐,是因为传统音乐正处在一个不利于发展,不利于前行的时代。

  在此时代背景下,章红艳选择坚守独立之精神坚守传统音乐信念,意味着坚守传统音乐品质。圈内圈外时常有些人以"曲高和寡"讽喻从事传统音乐的人,其实不妥。解决"曲高和寡"的途径不是降低、牺牲音乐品质,不是迎合、取悦听众,而是要在坚守音乐品质前提下提升听众。坚守音乐品质是有出路的,因为每个人内心里都向往快乐、纯善、优雅、崇高,这正是传统音乐的基本价值取向。其具有的价值和感染力,一定会唤起人们心中的这一部分情感。这就是章红艳的信念。

  多年来,章红艳坚持在任何演奏场所不放伴奏带、不用电声演奏,也曾因音乐打假被告上法庭。一贯反对假奏假唱的她,即使演出场所条件不好,也坚持现场弹奏。哪怕现场演奏有纰漏,也要这个真实瞬间。尽管这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但无论如何,我要保持我的功夫,就像话剧演员

  艺术之广大,足以占有一个人。

  使章红艳真正成为有思想的演奏家和传统音乐传播者的,则是她走出音乐表现本身,自觉向社会传播经典音乐文化理念。

  在登上美国卡内基等世界著名音乐厅以及和世界著名乐队、指挥合作后,她反而还到县城嘈杂小剧场免费演奏,以培养传统音乐的氛围和素养。她独创的且弹且谈”——一边演奏一边讲解音乐的方式,日渐受到世界各地观众的喜爱。

  从我内心来说,我崇尚传教士的精神,他们到世界上最偏远的地方去,让信仰在那里生根发芽。我想把音乐带到没有音乐的地方,真正播下音乐的种子,让它们将来也能生长出来。这是章红艳的理想。

  在她手中,古老而传统的琵琶音乐能够成为为世界各地观众理解、没有国界的现代音乐。她能够给每个古老音符注入鲜活生命力,正如在此次音乐季里担任协奏音乐会指挥、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的以色列指挥家Yaron Gottfried所说:乐队一定要时刻注视指挥,因为她每一次演奏都是新的!

  小时候,章红艳除了刻苦练习演奏技术外,对她音乐理念和思想最初影响最大的是家庭对于音乐清教徒式的集体热爱和父母正直善良的品质,这使她对传统音乐有一种天然的保守性和正义感,这也是她成名后不管在任何演出场合不向流俗妥协、坚持现场演奏反对假奏的精神原点。使她由一个纯粹的演奏者演变为传统音乐理念和经典音乐之美的理性传播者的,则是她对除音乐门类之外的广泛涉猎,这使她的角色具有了某种社会性色彩。

  当章红艳还是个10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的女孩时,除了专业课门门保持优秀外,她做得最多的,就是到北京各种演出场所如饥似渴地看包括话剧、西方古典音乐在内的各种演出。而她的另一个特点是,从小喜欢和比自己年龄大的人交朋友,包括文学家苏叔阳等在内,她有一大批忘年交。这不只使她的见识、知识视野和认知领域发生了本质变化,更重要的是使她从小便成了一个音乐思想者。这应该是她长年致力于传播传统音乐文化,培养良性传统音乐欣赏群体,使其成为社会学角色的音乐学者的根本原因所在。

  谈到音乐之外的事情,章红艳对自己在舞台上对音乐的精准表达和在台下的粗心大意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她讲了自己的一个笑话。有一次去国外演出,因演出十分成功,一路兴奋被送到机场后,才发现琵琶丢了。那件她最钟爱的琵琶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而她最担心的是有一天她会把自己丢了,而这勾画出的恰恰是一幅为音乐而生活的演奏家的精神肖像。(记者孟黎)

本质在线(鄂ICP备13014472号-3)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15327451081     QQ:2579980163